欢迎来到澳门威尼斯708567-必赢官方网站: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,从这里开始!
我要开户

您的位置: > 客服中心 > 开户指引 >

开户指引

中评:“文白之争”彰显台湾政治凌驾专业 _台湾_新闻_星岛环球网

发布时间:2017-12-18 08:14

星岛环球网消息:中评社香港12月16日电/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黄光国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《中国评论》月刊10月号发表专文《政治凌驾专业的“文白之争”》,作者认为:“由这次文白占比问题的争议过程,我们很容易看出:其症结在于意识形态,而不是在文体自身。更清楚地说,这是一场统独之争,而不是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对立。”文章内容如下: 

今年九月十日,十二年国教新课纲对于高中国文部分的“文白之争”,课审大会经过将近十小时的马拉松审议,最后拍板决定文言文比率维持原课发会研修小组的草案,占比百分之45至55,另维持每册应有一课文化经典的建议。由这次文白占比问题的争议过程,我们很容易看出:其症结在于意识形态,而不是在文体自身。更清楚地说,这是一场统独之争,而不是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对立。 

“专业”对“民粹” 

在马政府时代,即已经组成的“国语文领域纲要研修小组”(以下简称“研修小组”),曾经编制问卷,并以全台高中国文科教师为对象,进行了一项调查。该问卷填写人数为505人次,剔除无效问卷后,得有效问卷483份,填答人数均占全台高中教师人数的十分之一。根据调查结果,约有15%的老师赞成古文散文之比例应达60%;有37%的老师赞成古文散文之比例应达50%;16%的老师赞成古文散文之比例应达45%。 

民进党执政之后,“教育部”立即组成“课审会普高分组讨论国语文文言文选文小组”(“课审委员”),其成员的十二名代表中,扣除三名家长与男女学生代表,其他九位分别来自地球科学、辅导、音乐、化学、资讯、物理、生物等领域,只有一位是国文老师! 

这些课审委员自行决定大降文言文比率,废弃“研修小组”教授们精挑的廿篇核心选文;宣称选文应当“兼顾不同时代、不同作者、不同文类”,可是,他们后来黑箱作业产生的十篇选文,竟然全部是由成功大学台文系的一位教授所推荐! 

选文的政治动机 

这位教授推荐这十篇文章的理由,也有明显的“政治倾向”。她选择陈肇兴《番社过年歌》的动机,是因为“去年当‘总统’提出向原住民道歉,社会的共鸣声很微弱,这份哀愁是否是因为教育场域中太空白了”! 

推荐蒋渭水《送王君入监狱序》的动机,是要学生“以台湾为主体,思考属于台湾的监狱文学”。至于这篇文章是否有文学价值,可能产生什么教育效果,则不在考虑之内。该文对日据时期艺妓的描述是:“曲眉丰颊,清声而便体,秀外而慧中。穿高鞋,着短衣,涂粉点?脂,列屋为艺妓,嫖来又嫖去,肉林而酒池”。这真的是一篇值得高中生阅读的“文学作品”吗? 

日人中村樱溪写的《七星墩山蹈雪记》,其实是一位日本教授“会校命率诸生登观”七星墩山的模拟汉文之作,文字并不顺畅。推荐理由竟然是因为这是“关于教育,也关于书写台湾的纪录”,可以向学生介绍“在台日人汉文学”,藉由这类诗文?解“台日汉文交流实况”。但却绝口不提这其实是一种“以日人为中心”的“殖民地文学”! 

“政治凌驾专业” 

除此之外,这些课审委员并质疑“课纲研修小组”对五百位国文教师调查结果的代表性,他们另找五百名不同身分的师生、社会人士,以“小圈圈网路投票”的方式,选出圈定的特定选文。他们最后公布的517位投票者中,大学生107人(20.7%),高中生93人(17.99%),高中国文教师106人(20.5%),非国文教师16人(3.09%),家长64人,社会人士128人,其中国文教师只占全体投票者的五分之一! 

这些“政治凌驾专业”的操作手法,引起了国文教师的普遍不满,六位“中研院”院士因此发起“国语文是我们的屋宇”连署,主张尊重课发会的专业,反对调降文言文比率,连署人数逾五万人。教改论坛和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也反对“粗暴”下修文言文比率,并认为网路投票选文太过草率。 

由诗人向阳领军的台湾文学学会则动员135位作家,支持调降文言文比率,主张强化台湾新文学教材。他们所持的理由,包括“偏执于文言文教材,乃是守旧主义的依赖,更是在台湾的殖民意识、不合时宜的中国结再现。迈向民主化、追求‘国家’重建的台湾,应该早日抛弃这种枷锁和桎梏”。明白宣示:这次课纲审查的操作,是要诉诸“本土主义”以达成“去中国化”的目的,即使牺牲学生的学习品质,亦在所不惜! 

民粹式的教改 

1994年教改启动之初,台湾中小学采行“能力分班”制度,学生必须面临激烈的升学竞争,被分成“升学班”和“放牛班”。而教改启动之后,一票所谓“自由派”的学者,在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领军之下,叫出“广设高中大学”、“打倒升学主义”、“消灭明星高中”的民粹式口号,造成沛然莫之能御的声势。 

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。1994教改最大的错误之一,就是为了打破当时中小学盛行的“能力分班”,而强制推行“常态编班”。老师面对程度参差不齐的学生,简直不知如何教起。结果原来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反倒制造出更多新的问题。 

2003年,“重建教育连线”发表《教改万言书》,指出1994教改造成的十三点“乱象”。当时担任民进党社会部主任的卓荣泰请“连线”的成员喝咖啡,我们质问他:“1994教改造成这许多问题,政府难道不知道吗?”他的回答是:“每个家庭都有孩子在上学,也都有亲戚在教书,怎么会不知道?”但是因为李远哲是“国政顾问团”的团长,所以扁政府对教改的定调是:“大方向正确,执行有偏差”。结果许多问题也因此而拖延下来,无法获得解决。 

民粹亡台? 

在这次“文白之争”中,虽然“国教行动联盟”也在协助召集人马,举牌要求将国文科教材分为AB两版,A版文言文比例30%,B版文言文占比50%,让学生自由选择,但这种理性的声音完全发挥不了作用,最后诉诸表决。“台文派”虽然一时失利,因为“去中国化”是执政党既定的政策,民进党主委已经摩拳擦掌,千方百计要设法动员政治势力,寻求翻案之计。 

“1994教改”启动之后翌年,我出版《民粹亡台论》,指出当时台湾政治氛围根本不是“民主”,而是“民粹”。在这次国文课纲的“文白之争”中,执政党更是明目张胆地借“民主”之名,行“民粹”之实,以“政治”凌驾“专业”。冷眼观看台湾这几年来的政治发展,回想当时的不祥预言,真是令人不寒而栗!


媒体报道